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一名16岁吸毒少年的追悔录

来源: 时间:2018-08-23 16:50:43

一名16岁吸毒少年的追悔录

新华昆明6月26日电(浦超、马海波)他曾是一名充满阳光的少年,他曾是一名成绩优异的学生;由于叛逆思想较重和交友不慎让他误入歧途,成了一名吸毒人员,在白色的烟雾里迷失了方向。如今的他,痛彻心扉、追悔不已。

“哥们”怂恿他吸进了第一口海洛因

在云南省大理州强制隔离戒毒所二大队,见到了年仅16岁的强制隔离戒毒学员小华(化名),眼前这个英俊帅气、满脸羞涩的小伙子,很难和“瘾君子”这3个字联系在一起。

说起吸毒之前的生活,小华看着蔚蓝的天空,思绪回到了过去。“我的家庭谈不上富有,但很温馨。从小,爸妈对我疼爱有加,我就在这样一个和睦的家庭中一天天长大,爸妈希望我用功读书,所有希望寄托于我。我也没让他们失望,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都很好,转眼小学毕业,踏入中学校门。”

曾经和同学们一样,小华也有着自己的远大理想,对美好的未来有着憧憬和计划。

“为什么我从一个阳光少年变成今天这个样,是因为我年少无知和好奇心的驱使,让我染上了毒瘾。”说到这里,小华眼里浸满了泪水,由于刚进入青春期,加之受到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的影响,小华的叛逆思想越来越重,非常崇拜电影里所谓的“大哥”。

上初中后,小华认识了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和他们称兄道弟。小华经常逃学跟他们玩,有时还去打架、闹事。跟着这些“哥们”,小华学会了抽烟喝酒。

小华说,我永远记得15岁生日那天,我和这些哥们去酒吧喝酒,在包房里唱歌,玩得很疯。就在这时,他们拿出一包装有白色粉末的东西,告诉我那东西非常刺激,吃了后非常舒服、非常爽,我当时很害怕,就借口说身体不舒服推辞。这时,其中一个“哥们”说:“兄弟别怕,这就是治病的药。”

在这些“哥们”一再怂恿下,小华吸了让他悔恨终身的第一口海洛因。没吸几口,他就感到头晕眼花,接着一阵呕吐。

吸毒成瘾他毁了原本幸福的家

第一次吸毒,小华并没有感受到“哥们”描述的那种舒服的感觉,但在往后的日子里,由于自己年少无知和好奇心驱使,每次“哥们”吸毒的时候,小华也会主动吸上几口。

渐渐地,小华吸上了瘾,爱上了海洛因带给他的那种所谓的无拘无束的放松感和畅快感。那时的他,对毒品没有太多了解,也不知道毒品的危害,甚至觉得吸毒是一种时尚。

“由于我是一名学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每当毒瘾发作的时候,我就向爸妈、亲人去骗,甚至去偷钱、去抢钱来满足我的毒品私欲。我已经变了,不再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不再是学校里的好学生,已经变成了一个瘾君子。可尽管这样,我还是向家人向学校隐瞒吸毒的事实。每天都在痛苦和自责中度过,我活得好苦好累。”说到这里,小华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纸终究包不住火,学校最终知道了小华吸毒的事情开除了他。回到家中,爸妈知道小华因为吸毒被学校开除,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妈妈整日以泪洗面。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一直让他们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成了一名吸毒者。

爸妈反复劝说小华一定要把毒瘾戒断,可是由于意志力薄弱,每当毒瘾发作时,小华就找各种借口跑去买毒品吸。

一次次的复吸,小华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一次次的伤心失望,悲痛欲绝父母一下老了许多,父亲满头黑发变成了白发,经常哭泣的妈妈变得满脸皱纹。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戒毒他重拾做人信心

小华说:“看着逐渐苍老的爸妈,我的心好痛好痛。有时候我想,像我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省得给爸妈带来更大的痛苦,连累他们也活得不好。”

在一次购买毒品的过程中,小华被公安机关当场抓到,并送到大理州强制隔离戒毒所执行强制隔离戒毒两年。入所后,因为他未满18岁,收容他的二大队把他编入未成年人关爱小组,并对小华和其他未成年人进行了单独的管理和教育。

小华说,领队和管教干警和我们“一对一”结对帮教,每周进行一次谈话教育,了解我们的思想情况,并对我们开展体能康复训练,通过训练,我的身体得到了较好的康复;另外安排我们参加线雕、舞蹈、乐器等训练,在生活上给予我们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关怀。

戒毒所的戒毒生活,让小华慢慢放下思想包袱,树立起了远离毒品、重新做人的信心,原本苍白的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

小华说,是好奇心和朋友的教唆让我沾上毒品,是懵懂无知、追求吸毒后虚幻快乐让我在毒海中越陷越深,最终导致学业荒废、梦想破碎。希望其他青少年朋友以我为鉴,不要受毒品的诱惑,不要以身试毒,珍惜在学校的美好时光,听从父母老师的教导,找准自己的人生目标,脚踏实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一日吸毒,终生戒毒;一步差错,终生悔恨。在戒毒所的每一个日夜,小华都在悔恨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