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合同纠纷何以变非法侵占财产

来源: 时间:2019-02-05 00:28:44

合同纠纷何以变非法侵占财产?

租期未到房东强收酒店,合同纠纷何以变非法侵占财产?   站在空旷的大街上,李秀琼面对着自己经营了两年的酒店,潸然泪下。

从半年前的老人进店闹事,到如今酒店被房东强行收回,拿着完善租赁合同的李秀琼不知道该相信谁,又向谁求援。

2010年3月,李秀琼向房东罗信租赁下大理市开发区苍山东路的新纪元酒店经营,双方约定租期为5年,年租金34万元,酒店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等全套手续沿用原来经营者罗信的名字,并约定了李秀琼不得擅自改变酒店主体结构等条款。

李秀琼的身份是下岗女工,罗信的身份是当地养殖大户,不对等的身份似乎一开始就意示着这是一场不对等的博弈。

经营者李秀琼,“我是被强行赶出来的”

“酒店经营,头一两年根本不要想着赚钱,要慢慢积蓄人气和客户,后三年才是赚钱的黄金期,但是生意才刚刚好,经营权就没了”,李秀琼说:“合同还在有效期,我这个经营者已经流离失所,无法正常生活。”

这一切,缘起于2011年9月的三张各100元的假发票。大理市税务局通知罗信,其名下的新纪元酒店使用假发票,必须到局里接受罚款。罗信称,他很愤怒并质问李秀琼,但李秀琼拒绝缴纳罚款。

李秀琼表示,她曾经向其他酒店购买过一些发票给客人,当时无法判断发票真假如何。税务局通知缴纳三张新纪元酒店假发票的同时,还要求缴纳土地税、房产税,共计一万多元,这是房主罗信应该缴纳的,她当然不会去交这笔钱。

2011年,李秀琼把酒店边空置的一块地用水泥平整后出租给他人做洗车场,这个行为也成了罗信解除合同的理由之一,因为李秀琼“在房东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酒店设施转租给别人”。

李秀琼表示:“当初我租给别人时还征询了罗信的意见,他没表示反对。一年来洗车场一直在营业,罗信不可能看不见,怎么现在发生纠纷就说他不知情呢!”

裂痕一旦产生,哪怕是细微的缺陷也被两人放大作为指责对方的理由。特别是李秀琼更改组织机构代码证被罗信认为是侵吞自己酒店的手段,李秀琼称,当时要急着办对公账户,由于罗信之前就没给她组织机构代码证,所以她以为这个证没有,就借了罗信的身份证,补办了一个新的,法人代表还是罗信。

“说我要侵吞酒店,这简直是笑话,一千多万的财产,我一个女人敢这么做吗?就算要吞,我干嘛还落罗信的名字,逻辑上都说不通。”李秀琼解释道。

随着纠纷的升级,罗信起了不想再把酒店租赁给李秀琼的念头,随即于2011年11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这一切,仍然在法律手段的范围之内,虽有争执,但双方均能理智诉求。

罗信称,其后他又发现自己摆放在酒店的数万元电缆不见了,罗信随即报案,警方介入后,双方互相指责,纠纷愈演愈烈。

李秀琼称,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终于在2012年3月5日1 5时发生。当天多位老年人(其中有罗信的母亲和亲戚)以找李秀琼收房租为由,到新纪元酒店围攻住宿客人,不让住宿客人办理开房手续,不准已入住客人出入酒店房间。员工报警后,出警警员以对老年人不能采取强制措施为由未作出任何处置。

“罗信向法院起诉要解除合同,这是恶人先告状。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租赁酒店,怎么他家里人又跑出来要房租,这不荒唐吗!”李秀琼表示,当晚2 1时左右,约18男女老少故意睡在各通道口,并锁了门不让员工进出,员工杨浩春开门便遭围攻殴打。杨浩春考虑殴打者的动机,不断避让。罗信之母被两人扶着假装倒地,声称被酒店员工打伤,并立即打通知在酒店外围的罗信之弟罗云,罗云带了三、四人进入酒店,切断电源,毁坏监控器,殴打酒店员工杨浩春,接到报警后的警察赶到后才停止。

李秀琼称,警察赶到现场后,要求杨浩春送罗信之母去医院检查后离开。在警察撤离后不到1小时,十几位滋事者要求前台员工小董拿出房产证,小董当然不可能有房产证,又遭殴打,警察在当天第三次出警。

“我是被强行赶出来的”,李秀琼称,酒店因此被迫停业,出于人身安全考虑,酒店所有员工和她于当晚被迫离开酒店。第二天早晨8时员工小田去酒店拿私人物品,仍遭十几位驻扎在酒店的滋事者围攻,致使酒店员工每次拿私人物品都得由警察陪同。

2012年3月1 4日罗信撬开李秀琼的厨房门,在里面升火做饭,正式进驻并接管酒店。201 2年3月1 6日,李秀琼报警后在警察的陪同下去酒店查看现场顺便拿回生活必须品,发现客房门也被罗信全部撬开,李秀琼的卧室和办公室被换了锁,李秀琼无法打开。不仅如此,罗信还派人守在楼梯口,不准李秀琼进入,李秀琼只能空手而回。

2012年3月1 9日,罗信在李秀琼与之签署的《新纪元酒店租赁合同》合同期未满情形下不经过任何交接手续占用了李秀琼的房间财物,将已停业的酒店重新开业。为此,罗信还新装修了酒店大堂。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又发生了,罗信得知法院审案期限太长,估计要半年左右,若李秀琼上诉,又要半年左右的情况后,在“占领”酒店27天后,于4月10日主动撤诉,以新经营者身份管理起酒店。

李秀琼认为,事态发展至今,罗信的行为使她及酒店员工的人身受到损害,经济受到重大损失,并且事态还在进一步发展中,其行为为已涉嫌破坏经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和侵占财产罪。为此,特向大理市开发区派出所报案,请求对该起刑事案件立案侦察、查封和冻结酒店,对犯罪证据进行保全。并对其之前多次到酒店滋事的犯罪行为一并处理。

至今,李秀琼还在等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