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海南一单位公款设宴30桌祭神没钱发工资

来源: 时间:2019-01-11 13:42:19

海南一单位公款设宴30桌祭神 没钱发工资

宴席就设在大坝上

现场停满了小车

长城11月15道 单位年收入八九十万元,而在岗职工月工资仅308元;而且所领导还哭穷,不给退休职工补交社会保险,退休职工只得自掏腰包交社会保险才能领退休金;不给120多名下岗职工发放一分钱,让他们在外面自谋生路。可是,这家单位却偏偏花数万元公款操办了数十桌酒席,宴请周边村庄的村民。在接受南国都市报采访时,临高县尧龙水库工程管理所所长王忠说,摆酒席是为了搞迷信,搞迷信是为了保平安。

职工报料:单位没钱交社保却有钱摆酒席

“我们单位年收入八九十万元,可所领导却不管我们死活,不给我们发一分钱和办理社保,反而还花几万元办几十桌酒席,请亲朋好友及周边村民大吃大喝,太过分了!”11月13日上午,王先生在拨打南国都市报时气愤地说。

王先生是临高县尧龙水库工程管理所一名下岗职工。他告诉,他们所有208名干部职工,其中退休工人30多人,在岗的干部职工有50多人。剩下120余名职工下岗自谋生路。从2007年开始,政府才给每名职工发放300元生活费。

王先生说,他们所的收入主要来自三大块,一是橡胶,所里种有一万多株橡胶,每年收入近30万元,今年胶价高,收入肯定超过30万元;二是发电,一年收入40多万元;三是水费,每年加来农场固定上缴水费15万元左右。一年下来,所里收入高达80多万元,而在岗职工50多人,月工资308元,满打满算,一年发的工资也就20来万元。剩下的60多万元是怎么花掉的,职工们不清楚。

另一位职工符先生说,尧龙水库是1958年建成使用的,不少职工把自己的大半生都献给了水库,可是到老了退休时,却无法领取退休金,因为所里没有给他们交过一分钱社保。为了让自己老有所养,职工只得自己找钱来补交15年的社保。有的退休职工实在无法拿出这么一大笔钱,一时无法办理退休。

“所领导一边说没有钱给职工交社保,却又用几万元公款,以给神像‘换衣服’(即给供奉的神像重新上色彩及金水等——注)为名,操办了几十桌酒席,请自己的亲朋好友及水库周边的群众免费大吃大喝,但不请下岗职工。今天下午5点入席,还请了临高县剧团来演出,一连演三晚(场)。职工们对此敢怒不敢言。”职工老李说。

现场调查:大坝上摆30桌酒席

身为临高县水务局下属的尧龙水库工程管理所,为什么要搞迷信活动,且要办这么多桌酒席宴请无关人员来大吃大喝呢?13日下午,决定前往尧龙水库探个究竟。

下午5点半,赶到尧龙水库时,宴席已开始。在水泥路边上及一些院子里,都停满了来赴宴的车辆,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两辆越野警车,一辆车牌号为琼O2526,一辆车牌号为琼O0903。往水库大坝方向走,只见大坝两排酒桌相对摆开,每张酒桌前都坐满了客人,数了数,一共30桌。在东边宿舍区院子及屋里,也设有几张酒桌。略略观察,每张酒桌上有十个菜左右,有牛肉、牛排、狗肉、猪肉、鸡肉、粉丝等,甚为丰盛。

在职工宿舍区西边即游泳池旁,临高县剧团的人员也忙着布设戏台。上前跟其中两名演员聊天。他们告诉,尧龙水库请他们来演出,演出费每晚(场)2800元。如果不包剧团人员晚饭,那么另外还要支付500元伙食费。

到傍晚6点左右,一辆小货车又拉来满满一车子的餐具。看来还有客人要来就餐。果不其然,到傍晚6点40分离开时,还有客人赶来赴宴。

上任5年:所长两次大摆宴席

职工们告诉,现任所长王忠上任5年,就大摆宴席两次了。第一次是2005年9月份左右,当时王忠刚上任不到半年。第二次是今天。本来在2008年11月也准备搞,当时职工们意见很大,认为没有必要花几万元来操办宴席。但王忠执意要办。职工们便向上级主管部门临高县水务局反映。临高县水务局责令其停止操办宴席,他才作罢。

职工老王说,给神像“换衣服”“作斋”等是迷信活动的一部分,也是多年传承下来的风俗,就算搞也应限于民间,而他们所是政府一级单位的下属部门,所领导又是党员干部,这样带头搞迷信活动,影响太坏。而且这样大操大办,难免给人借机中饱私囊的嫌疑。

“他们领导在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我们这些下岗职工正为了找米下锅而四处奔波呢?”下岗职工老李气愤地说。

工资支出:所长和出纳说法不一

在外围采访结束后,在该所办公室采访王忠所长和谢作贵副所长。由于办公室里堆放酒水,在采访期间,不断地有人进来抱一箱箱啤酒及拿着白酒出去喝。

王忠说,这是前任的所领导留下来的传统,必须做下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所里修建了一个真武庙和一个观音小阁,供奉真武神像和观音神像,祈求神明保平安。他们后任的领导也只得按民间的规矩定期给神像“换衣服”“开光”等。操办酒席宴请周边村庄的村民和相关单位人员,主要是为了搞好跟村民的关系。

谢作贵说,这几年先后有几名职工去世,职工也强烈要求要搞,以求平安。操办酒席之事也是经过职工会议通过的。

对下岗职工们反映所里不给他们发钱,不给退休职工办理社保一事,王忠向大倒苦水。他说,所里一年收入有上百万元是不错,但开支也大,光工资这一块,一年就要30多万元,差旅费十几万元,买肥料及管理橡胶苗费也要开支十几万元,还有办公经费。前任的领导又欠下很多债务,需要还一部分,所以所里实在没有钱给这么多的职工办理社保,更不用说给下岗的职工发钱了。

指出,在岗职工月工资才308元,50多名在岗职工,一年的工资也就20多万元,怎么会有30多万元呢?

两位所长解释,有的职工比如胶工工资高些,总之一个月要发工资3万多元。提出查看一下工资发放表。王忠马上叫来该所出纳。

问出纳,该所一个月发工资多少钱。“两万来块。”出纳想都没想就回答。

“3万多。”王忠加重了语气。

“没有呀,一个月就两万来块呀。”出纳不解。

“有的月份不是多发吗?”谢作贵瞪着出纳。

“哦,是,一个月工资3万元左右。”出纳对说。

对话所长:搞迷信是为了保平安

就此次操办宴席的情况,与王忠进行了对话。

:你们摆了多少桌酒席?

王忠:30桌左右。

:外面有警车,你们也请了派出所的人吗,哪里的派出所?

王忠:是和舍、西流和加来三家派出所,平时的治安靠他们维护,因此也请他们。

:是所领导来吗?

王忠:所领导没有空,派民警来。

:这次活动共花了多少钱?

王忠:9000元左右。

:不止吧?光是请剧团的费用都要近万元了。

王忠:我说的是办酒席的费用。

:那么,这次活动共花了多少钱?职工们说至少要四五万元。

王忠:他们乱说,就两万元左右。

:你说所里没有钱给职工发钱和办社保,但又花钱来搞迷信,请几百人来大吃大喝,您认为这样做妥当吗?

王忠:摆酒席就是为了搞迷信,搞迷信是为了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