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怀孕女子不接受分手接连跳楼3次终丧命

来源: 时间:2018-11-24 16:33:35

怀孕女子不接受分手接连跳楼3次终丧命

两次爬上高楼,两次被警方解救下来后,刘丽第三次爬上了同一栋高楼。这一次,失望至极的刘丽去意已决,面对着众人5个多小时的苦口婆心相劝,仍然从高楼跳下,香消玉殒。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名年轻女子不顾亲情和友情的眷恋如此绝然?7月23日,再次对此事展开了调查,并首次采访到了此事所涉及的另一男主角刘军(化名),详细解开了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

三次爬楼 不在同一楼层

7月23日10时许,再次回访SR国际新城小区,来到22日刘丽坠亡之所。刘丽从28层高楼下坠时所产生的冲击力,将地面的地砖砸得四分五裂。尽管地面上迸溅的血迹已被人清洗掉,但地面上的人形痕迹仍依稀可见。

虽然此时距离坠亡事发已过去了15个多小时,但人们并没有忘记那夜的惨剧,居住在号楼的居民们仍心有余悸。一位小区居民表示:“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纯属自残,把我们吓得够呛,到现在一些半大孩子都不敢下楼。”

一位曾目睹刘丽三次跳楼经过的居民透露,刘丽三次闹跳楼的楼层都不在一层:7月20日凌晨4时30分,刘丽出现在18楼;7时30分,她出现在30楼;7月22日下午,她则出现在了28楼。

刘丽为何频繁选择21—6号楼作为自己的殉情之所?原因就是和她提出分手的男友刘军曾在这栋楼居住过。一名居民表示,具体刘军住在哪个楼层,他也不知道。以前也没见刘丽来过。刘丽三次出现在不同楼层,可以看出她也不确定刘军的具体住处。

因怀孕闹跳楼 逼男友现身

警方透露,刘丽此前曾在广州某大型公司任经理助理,月薪达万元,并曾有过一段短暂不幸的婚姻。今年2月,刘丽在上与友刘军相识,深深地爱上了他。今年4月,刘丽追随刘军前往北京。

然而,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刘军便向刘丽提出了分手,但刘丽不同意,曾找到刘军的单位大闹。在寻找刘军协商未果后,自称怀孕两个月的刘丽三次爬上了高楼。

参与解救的民警表示,开始时,刘丽爬楼并不想跳楼,就是想见刘军当面谈谈。“刘丽说此前因为遭遇车祸,她头脑中有一个血瘤。医生告诉她,头脑中的这个血瘤,会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

刘丽生前接受民警劝解时曾表示,因为这个血瘤,医生劝她不要轻意去作流产打胎。如果打胎,就很难再怀孕了。因此,刘丽一直缠着刘军不想分手。刘丽曾提出两套解决方案,一是打胎了却这段感情,但要求刘军拿出一定的经济补偿。二是和刘军结婚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怎么样都行。

警察曾两次 护送殉情女回家

为了劝说解救刘丽,警方作出了许多努力。

7月20日,警方第一次将其解救下来后,了解了刘丽的父母家住在沈河区慈恩寺附近,为防止刘丽想不开,警方亲自出车将其送到母亲家。刘丽曾提出要求,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和所作所为,护送其回家的警察特意脱下了警服,换上便装。

警方第二次将其解救下来已是中午,并特意给刘丽打来午餐。随后,根据刘丽的要求,警方找来了刘军所在单位的领导和刘军,双方在一起从中午一直交谈到下午5点多,达成了一定的协议,刘丽答应不会再以跳楼威胁,以死相逼。

刘丽两次跳楼欲自杀的行为已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但出于救人的目的,警方没有对其作出依法行政拘留的处罚。为了防止刘丽再次中途出现意外,警方特意出车护送刘丽回家。

民警透露,护送时,刘军一直都随车同行。开始时,刘丽和刘军还说些话。因为当天下雨,前往五彩园刘丽妹妹家的道路出现了拥堵。经过一天折腾,坐在警车后排的刘丽和刘军早已身心疲惫,都睡着了。到刘丽妹妹家时,刘丽还曾书面保证不会再感情用事,不会再自寻短见,会好好处理其与刘军的感情。

然而,刘丽又一次食言了!随着后来协商无果,失望至极的刘丽最终还是选择了跳楼殉情。

男友称 不知殉情女年龄婚史

一名熟悉刘军的人士透露,刘军出生于1980年5月13日,曾在大连医科大学就读,毕业后到某省级单位从事摄影工作。2011年4月,刘军作为行业精英被单位选调到北京,参加一场大型音乐选秀节目的录制工作。

7月23日14时46分,与刘军取得了联系。开始刘军表示不愿多说。“现在来说谁对谁错,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这事对我来说影响太大了,弄得我都没脸见人了。”在一再劝说下,刘军向透露了一些信息。

当询问其是否知道刘丽实际年龄不像她自己所说是1982年出生的时,刘军透露,刘丽一直称自己是1982年出生的,自己也看过刘丽的身份证,知道刘丽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是1975年。“她说自己是1982年出生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真实年龄。”当说出刘丽的离异身份时,刘军显得十分惊讶:“什么?离异的?这个我真不知道”。

双方曾签协议 支付女方2万元分手费

刘军说,他和刘丽相识在一起一共不到一个月,现在分手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她到底怀没怀孕,他也不知道。

刘军单位的一名同事告诉,刘军的事儿,单位许多人都知道。刘丽给刘军的妻子打,还到刘军单位大闹。“开始时,我们以为她闹闹也就完事了呗,说真的没想到她会这样做!”

刘军说,今年5月,他和刘丽曾签了一次性补偿协议,给了她2万元分手费。可刘丽签完字拿完钱,还是老缠着他。

就在刘丽跳楼自杀当天,刘丽站在窗口喊叫着要见刘军。警察劝了5个多小时,刘军也劝了2个多小时,可刘丽就是不听。后来,警察把刘军找到派出所,作了笔录。

对于刘丽所说自己在北京和刘军同居时为刘军花费了10多万的说法,刘军予以否认。由于受刘丽长期纠缠,刘军刚刚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目前,刘军也已停止了手头的工作回家调养。“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从事目前的工作。”14时58分,刘军挂掉了。“我不想再多说什么,说什么都没用了。毕竟人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