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太平间代收罚款包运回乡被指挟尸要价

来源: 时间:2019-01-11 13:48:07

太平间代收罚款包运回乡 被指挟尸要价

王波出示太平间收费凭证

58岁的农民王昌勋因车祸死在离家数十公里外的湘潭市某医院,儿子王波希望将父亲运回家土葬,而太平间老板却表示,交5000元“包运尸回家”,否则“出门就会被殡葬执法队拖去火化”。王波最终交了4000元,其中3000元作为“罚款”交到了湘潭市殡葬监察执法大队。

2个多月过去了,王波的心头依旧是冰冷的痛。他认为,太平间这是在“挟尸要价”。有法律工作者表示,目前对于这种应火葬而非法土葬行为的处罚金额,相关法规并未明确,这给了殡葬执法部门很大的随意性。

遗体存34小时收费2210元

6月13日晚11时许,湘潭市福星路,58岁的王昌勋被一辆小车撞倒,随后被送至湘潭市某医院抢救。次日凌晨2时许,王不治身亡,遗体被推进太平间。6月14日清晨,肇事司机张伟投案自首。经协商,张伟家人赔偿王昌勋儿子王波15万元,并帮助料理王昌勋的后事。

从6月14日凌晨2时至6月15日中午12时,王昌勋的遗体在太平间存放了34个小时,一结账竟要2210元。更让王波难以接受的是,如果不交钱,太平间就不开门让他见父亲的遗体。

无奈之下,张伟的妻子汤娟(化名)交纳了这笔费用,太平间开出一张盖有公章的《收费凭据》,其项目多达13个,包括抬尸180元,整容化妆100元,洗抹穿衣300元;寿衣880元,兜尸被2床80元;遗体冷藏34小时,每小时10元。此外,还有油灯、香烛、消毒费等费用。

“4000元包你运尸回乡”

虽说父亲死在外面,王波仍希望能将父亲运回去土葬。在结清2210元的“停尸费”后,王波提出将父亲遗体搬走,遭到太平间工作人员朱某的拒绝。

“他说遗体不能随便运走,否则一出医院大门,殡葬执法人员就会拦下拖去火化。但只要交点钱,就可确保运回家。”王波回忆道。随后,太平间老板吴建军赶过来,“他伸出5个手指头,示意要收5000块钱。”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吴建军同意收4000元将尸体放行。王波掏了1000元,汤娟出3000元,凑在一起交给吴建军,并在6月15日下午3点多将遗体搬了出来。王波说,当时他要吴建军开张收据或打张白纸条,可对方不愿开。

太平间:收钱是帮执法队代收罚款

9月3日下午,与王波一同来到该医院的太平间了解情况。

原本要火化的尸体是否只要出钱就可搬出太平间?吴建军解释,因交通事故等原因死在医院里的按规定都要火化,“但当时来了很多人要把王昌勋的遗体运走,肇事方也有个朋友找了我,碍于朋友面子,我就帮了这个忙。”

收了钱,为何没有票?吴建军称,他后来到市殡葬执法大队开了一张,但王波没来领,现在扔了。吴建军表示,他只收了3000元,是帮市殡葬执法大队代收的罚款。“明明收了4000元,为何说只收了3000元?”一旁的王波对此提出质疑。吴反问王波,“那你拿票来看?”

执法队:接到举报赶到,遗体已被运走

9月3日下午,来到湘潭市殡葬执法大队,只见大门紧锁。

拨通了该队留在门口的一个固定,接听的是一个男子。对方称,6月15日下午,死者王昌勋来了很多家属,强行要把尸体运回去。他们接到举报赶到医院太平间时,尸体已经运走了。既然没见到尸体和死者家属,处罚又是如何做出的呢?该男子称,他在湘潭县姜畲镇执法,不方便回来,里讲不清。

9月4日上午,拨通了该执法大队副大队长张洪铭的。他称自己正在湘潭县响塘乡执法,吴建军交到执法队的只有3000元,此前他已就此事向湘潭本地媒体作了解释。表示“想当面听听解释”,张称:“我们没做错什么,没什么好解释的。要采访,你去找相关部门!”

暗访

“出点钱,就可以把尸体抬出来”

按规定必须火化的尸体,是不是只要肯出钱,就能从医院搬出去?

就在该家医院太平间附近,一家纸烛店的老板娘告诉,如果有人(遗体)要运,她可以想办法。这名女店主称,她认识太平间的人,只要出点钱就可以帮着把尸体从太平间抬出来,再安排车辆在外面接。事后,王波告诉,这名妇女曾“好心”地劝过他,说当初如果让她来办的话,“只要1000块钱就可以搞定”。

质疑

是殡葬执法队还是“执罚队”?

张伟肇事后,湘潭市岳塘区五里堆法律服务所的樊军受托担任张伟的代理人,全程参与了协商赔偿、费用结算等。樊军认为,湘潭市殡葬监察执法大队在这次所谓“执法”中,多方面涉嫌违规违法。

在湘潭市殡葬监察执法大队,樊军看到了一笔罚款记录:罚款金额为3000元,是吴建军代交的;蹊跷的是,被询问人签名却是肇事司机张伟。樊军说,张伟在自首后就被刑拘,湘潭市殡葬监察执法大队从未对他做过询问笔录。

王波和樊军说,在太平间交钱领尸的过程中,他们根本就没见殡葬执法人员来过。樊军认为,湘潭市殡葬监察执法大队这是“假执法,真‘执罚’”,有与太平间承包人勾结之嫌。樊军表示,在这起执法过程中,湘潭市殡葬监察执法大队未给肇事者一方或死者家属开出任何处罚告知书或决定书,其程序严重违法。

樊军称,目前对于这种应火葬而非法土葬行为的处罚金额,相关法规并未明确,这给了殡葬执法部门很大的随意性。他呼吁有关部门介入彻查,以规范对太平间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