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高龄产妇难产被医院要求排队接生致母子双亡

来源: 时间:2018-10-28 19:09:43

高龄产妇难产被医院要求排队接生致母子双亡

3月9日,义乌一名40岁高龄产妇,在义乌当地最大的医院———义乌市中心医院待产时遭遇难产,医院要求产妇排队接生,不料产妇出现羊水栓塞,结果母子双亡(本报3月16日、17日连续报道此事)。事发后,死者家属认为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在医院方,而医院却表示他们是按照规定操作,没有,最终双方陷入僵局。昨日,再次联系上当事人,发现事件过去已经快1个月了,目前仍没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孕妇家属和院方依然就归属和赔偿问题进行着拉锯战。

院方愿意赔偿10万元,不行就做医疗鉴定

昨天,联系上孕妇的家属,对方说,孕妇的遗体已经火化,跟院方的多次谈判均不欢而散。

家属说,在义乌当地司法鉴定所负责人的调停下,家属和医院双方已经谈判了多次。现在医院的态度是,从人道角度出发,最多赔偿家属10万元。若是家属要求更高的赔偿,只能通过医疗鉴定以明确。“医院说,除非做医疗鉴定,那么该赔多少钱,该承担多少,医院都会认可。”家属认为,在他们看来,因为医院的过错导致母子双亡的悲剧发生,医院的非常明确。医院现在做出如此答复,是因为该医院是公立医院,是强势一方,有点有恃无恐。

家属担心人为因素,做鉴定也要去上海

对于做医疗鉴定以明确医院的,家属一方迟迟做不了决定,他们说是因为有顾虑,担心受到人为因素的影响。

家属说,医疗鉴定还是要由人来鉴定,而鉴定人员也是医疗系统的,这跟医院都是同一个系统,自己人帮自己人,把大问题鉴定成小问题,小问题鉴定成没有问题,不是没有可能。鉴于对医疗鉴定的不信任,家属到现在也不轻易松口答应下来。

家属说,如果谈判陷入僵局,他们也只能答应做医疗鉴定,但将会要求去上海做鉴定。“义乌中心医院是公立医院,在义乌、金华以及整个浙江,大家都在同一个医疗系统里面,我们家属有顾虑。而上海是大城市,又不归浙江管,鉴定上面有一定的独立性,受到的干扰应该会小一些。”家属说,做医疗鉴定,是最后不得已为之的决定。

事件回顾

义乌的陈女士40岁,由于之前12岁儿子意外身亡,于是高龄的她选择了人工授精怀上试管婴儿。2010年3月6日,她过了预产期仍没有一点反应,于是第二天便住进了义乌当地最大的医院———义乌市中心医院待产。

3月9日上午8点多,陈女士去分娩室打催生针,下午2点半陈女士开始感觉疼痛,3点多头晕、胸闷,下身开始出血。3点半,陈女士疼痛感加重,脸色发紫。4点半,医生告知家属,陈女士羊水栓塞,95%没有希望。6点40分,医生宣布陈女士死亡,而且胎儿也没有保住。

在陈女士打催生针的过程中,其家属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发现陈女士有异常后,家属一再要求医生赶紧进行剖腹产,但医生说,前面已经有两个人在排队等着了,陈女士也得排队。最终陈女士母子双亡。